2014年12月17日星期三

阚凯力:中国须反思TD决策错误的制度根源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 阚凯力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原文链接: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9676?full=y

随着4G(第四代移动通信)时代的到来,中国移动将不再追加TD-SCDMA(3G技术标准之一,仅有中国移动采用)的新建投资。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TD-SCDMA将走向自然衰亡。

中国电信业内早就众所周知的TD-SCDMA真相,终于公之于天下。铁一般的事实是,它从来就不是什么“自主知识产权”,而是西门子公司数年前就淘汰的技术。出于自身商业利益考虑,西门子将该技术 “赠送”给前身为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的大唐公司以借道中国。在世界各国都“懒得理你”的情况下, 2000年5月,这一标准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批准为国际标准。

当时,作为中国电信行业主管部门的信息产业部对TD-SCDMA的态度非常明确。2000年底,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就指出:“尽管中国把TD-SCDMA申请为国际标准,但绝不意味着这就是中国未来的国家标准。3G(第三代移动通信)的关键不是技术,而是应用、是需求、是市场。”为此,他特意回顾了中国在技术标准方面的成功经验和惨痛教训:第一代移动通信,中国嫁接了欧洲的技术和美国的频率,结果非驴非马,独此一家,不但没有规模经济性,而且无法国际漫游,发展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第二代移动通信,中国采用了“原汁原味”的国际主流标准GSM,才取得了后来的超高速发展。

中国TD-SCDMA错误决策

但是偏偏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以及大唐公司中的一部分人,借助“国际标准”,将TD-SCDMA包装为“自主知识产权”,不仅因此得到了中央最高领导层的批示,同时让其成为2006年全国科技大会“创新型国家”的样板。但是,即使在“紧密团结在核心周围”的政治高压之下,这一标准的推广依旧受到各个电信运营商的一致抵制,而信息产业部也始终对其存在的问题坚持了实事求是的态度。记得当时的王旭东部长在说到不能轻易推广这一标准时,就曾经面对笔者直言:“阚教授,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吗?”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此文多处被删,为周小平护航的背后力量不小:
http://news.sina.com.cn/c/2014-10-21/110531021320.shtml
http://www.china.com.cn/cppcc/2014-10/21/content_33821906.htm
为了满足好奇心,只调整了一下转载于此:


以下为方舟子的文章,逐一批评周小平的胡言:

孤陋寡闻,我最近才听说冒出了一个“网络作家”代表周小平。既然是“网络作家”,好歹得有作品,搜了一下,无非也就是写了一些博客文章,这就成作家了?现在作家门槛可真够低的。
此人有两篇博文引起我的注意。2010年9月肖传国因雇凶袭击我被抓获后,周小平写了一篇《当世上没有方舟子,天下就和谐了。》,大骂我对唐骏、肖传国搞“学术敲诈”,是“无赖”,义正词严地宣布:“历史终将证明: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不是方舟子,而是尽可能地少一些这样的无赖。立此为据。”难怪清华大学肖鹰教授说:“今日中国文化三个代表——拜金文化代表郭敬明,骗子文化代表韩寒,流氓文化代表周小平。”

另一篇是今天在微信上看到有人在传周小平的一篇宏文《梦碎美利坚》(http://www.dangjian.cn/jrrd/wptx/201409/t20140919_2188807.shtml ),里面列举的关于美国的种种不是,几乎全是他胡思乱想捏造出来的。他这是梦游美利坚吧?我们就来看看他是怎么梦游的。

  1. 【周小平:美国很多城市的服务业工作者薪资在三到五美元之间】
    自2009年7月以来,美国联邦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25元,只有两个州最低工资比这个低,是每小时5.15美元。周小平在梦里发现了美国哪所城市的服务业工作者薪资在三到五美元之间?

  2. 【周小平:还有很多人在网上大肆吹嘘说美国的房子是永久产权,但是这些人却总是忽略在美国买房后的一项重要开支:那就是不动产税。美国有一个专门从事房屋估价的官方办事机构每年要来为你的房子做价格评估,所以你要交多少税,不是按你购买房子时的实际成交价,而是按现在的价格来进行评估的。所以哪怕你买房的时候是50万,但如今房价涨了5倍,你就得按250万美元的估价交税,这样一来,几年税金就抵得上你当年的购房款了。】
    美国并不是所有的州的不动产税每年都重新做评估的,有的州的不动产税就是按房子时的实际成交价来算的,不管房价怎么涨,都是一样的税。例如加州就是如此。

  3. 【周小平:而且就算你买的房子没涨价,你也得按房子总价的2.5%交税,再加上物业费和社区管理费用,你买套房子住上30年,光是你要交的这些税就够再买一套一模一样的房子了。而且一旦你交不起这些税,房子就会被银行收走并拿去拍卖抵债。也就是说:美国的房子实际产权只有30年,而中国的是70年。】
    美国不动产税税率由地方政府决定,不同的郡、城市、社区都不一样,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税率。全美国平均税率是1.04%,税率最高的新泽西州平均为房子总价的1.89%,税率最低的路易斯安那州平均为房子总价的0.18%。(http://taxfoundation.org/article/property-taxes-owner-occupied-housing-state-2004-2009 )周小平在梦里见到了美国房主都要按高达房子总价的2.5%交税?
    如果交不起不动产税,房子会被政府拿去拍卖,而不是被银行收走。这里没有银行什么事。难道周小平把不动产税当成了购房贷款?
    交不动产税不是白交,而是享受当地公共服务的支出,因为不动产税用于当地社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公共学校建设。所以一个社区的不动产税越多,当地公共学校就越好,公共学校越好,带动了房子涨价,收取的不动产税就越多。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买房子很看重学区的原因。
    至于周小平把交了多少年不动产税等于房价当成该房子的实际产权年限,这种流氓逻辑,不值一驳。按周小平的说法,美国的房子实际产权只有30年,住了30年就没产权了,有人住了几十年房子怎么没被收走?继续再交30年的税是不是还倒贴了一套房?

  4. 【周小平:除了经常有人在网上吹嘘美国房价便宜之外,我还经常在网上看见大量的谣传说:“美国3万美元可以买宝马, Z4跑车报价才29888美元。”等等,但实际上这点钱在美国,连个二手宝马都买不到。】
    去美国宝马官方网站查一下就可以知道这是不是谣传。2015年款BMW X1 sDRIVE28i的官方报价是$30900 (http://www.bmwusa.com/standard/content/vehicles/2015/x1/sdrive28i/default.aspx ),实际卖价当然比这低(美国买新车可以砍价)。
  5. 【周小平:美国本土生产的国产低端车,零售价都在3万美元左右,而中国似乎也有不少价格在3万-5万人民币的国产低端车。】
    实际上美国本土生产的国产低端车的零售价不到1万5千美元。例如2015年款福特FEISTA,它最低配制的官方报价是$13865。(http://www.ford.com/cars/fiesta/ )

  6. 【周小平:美国的汽车保险和维修费用惊人,交强险一年要3500美元,修车换个闸皮就要400美元左右,这还是低端车的维修价格,如果是中高档汽车就更离谱了。换个雨刮器,做个保养都要几千美元。】
    美国汽车保险各地变化很大,2014年美国汽车全包保险的平均缴费是1503美元。(http://www.insure.com/car-insurance/car-insurance-rates.html )如果是强险(出事时保别人不保自己)则要比这低得多。周小平又是梦游到美国交了3500美元强险。
    至于周小平列举的美国汽车维修费高得如此惊人,做个保养都要几千美元足以买一辆很新的二手车,我只能说他是在梦游时遇到黑店了。

  7. 【美国高速公路都是收费的,只是收得不贵而已,但这些收费不贵的高速公路的条件和中国的省道质量是差不多的,裂纹和坑洼遍地,相当毁车。除了高速收费之外,过大桥也是要收费的,而且大城市进城还需要交进城费10美元左右。】
    美国高速公路有收费的,但大部分是不收费的,比如加州的高速公路除了个别路线和快速道,都是不收费的。我在美国加州开了那么多年车,还从来没在高速公路上交过费。周小平是不是要说加州的高速公路都和中国的省道质量差不多?过桥费有,进城费没听说过,是周小平在梦里发明的?
  8. 【实际上网民只要打开ebay网络就不难发现现在美国的iPhone裸机销售价格800美元左右,而中国淘宝iPhone的价额则在400美元左右,到底谁便宜呢?】
    从苹果官网可知,16GB版iphone6裸机在美国售价$649,中国售价是5288元,到底谁便宜呢?

  9. 【美国的酒店也酒店很贵,大城市在160美元-200美元一晚,小城市在100美元一晚,而且100美元的那种基本不能住,十分脏乱差,条件相当于中国内地40元一晚的小旅店。】
    美国最便宜的酒店是汽车酒店,一晚40美元左右。一晚100美元在很多城市可以住假日酒店这个档次的了,周小平是不是认为假日酒店“十分脏乱差,条件相当于中国内地40元一晚的小旅店”?

  10. 【美国的教育问题也是很奇葩的,虽然美国实行的是从小学到高中十一年义务教育,中国是从小学到初中九年义务教育,看起来比中国好。但问题是谁敢把自己小孩送去美国的公立学校念书呢?大部分美国公立学校的高中毕业率只有30%-50%,很多学生上了大学之后在碰到13×2=?这样的数学题时都还得依赖计算器。】
    美国实行的是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十三年义务教育,称为K-12。美国85%的小孩上的是公立学校。周小平的意思是美国85%的父母大胆包天?2012年美国高中生退学的比例是7%(http://nces.ed.gov/fastfacts/display.asp?id=16 ),周小平要发明一门什么样的数学方法才能据此算出大部分美国公立学校的高中毕业率只有30%-50%?

  11. 【美国的富人则根本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入这种所谓崇尚“散养”的学校,他们都会把自己子女送入教育及其严格的“私立学校”“教会学校”等等。而要上这些学校,除了要购买学校附近的超高价学区房之外还需要有人给你开关系递条子(推荐信制度),否则想都不要想。】
    美国私立学校并不划学区,公立学校才划学区,要上好的公立学校才需要购买学区房,可见周小平根本不知道私立学校是怎么回事。

  12. 【美国的私立学校有多贵?我们可以举例说明,美国排名前二十的大学,四年下来光学费都得25万美元以上,还不包括住宿和生活所需费用,因此大多数普通美国人都负担不起。想申请到奖学金非常困难,想问银行贷这么多钱也非常困难,如果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想要有人给你递条子(推荐信)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在美国,如果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被名牌大学录取,不用担心交不起学费。例如斯坦福大学是根据家庭收入的多少收取学费的,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学生学费全免,家庭年收入低于6万美元的学生则连住宿费都免了。(http://financialaid.stanford.edu )周小平一开头就自己说美国人的人均年薪约为三万五千美元,那也就是说,对大多数普通美国人来说,如果他们的小孩能考上斯坦福,都不用交学费了,还担心什么负担不起?按斯坦福的官方说法,70%的学生都能获得资助。周小平以为写推荐信是多么困难的事,说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他以为那是中国呢?我认识的一个普通华人家庭的子弟,为了上西点军校就找了国会议员给写了推荐信。

  13. 【在吃的问题上,美国人的现状也十分堪忧。民以食为天,很多美国人中午都是自己带饭吃的。两片面包夹一片火腿一片芝士一片西红柿两片生菜叶子,就是一顿饭。美国人为什么吃得如此节约呢?除了他们的味蕾不发达之。繁重的小费负担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美国吃饭一般要强制收取用餐价格15%-20%的消费,不能不给的。所以即便去吃一顿路边小餐厅人均消费也在20美元-40美元,所以很少有人去,中午一般就直接带个汉堡或者三明治就解决问题了,而且天天如此,顿顿如此。】
    小费一般是按惯例自愿给的,是对别人服务的欣赏,不给或给得少显得没品,并不是“强制收取”“不能不给”。人均消费20美元-40美元的算得上服务不错的中档餐厅了,如果是吃快餐或自助餐,用不了那么多钱也不必给小费。午饭时间一般也就一个小时,不是自己带饭就是去单位的自助餐厅吃,谁有那么多时间在上班时专门跑外面的餐馆吃午饭?周小平还以为是美国人吃不起怕付小费呢。

周小平只是在梦里游了趟美国,然后就开始信口开河控诉起美国的罪恶。他的这些胡言乱语,有的需要有在美国生活过的经验才能识破,有的则根本不需要,只要上网一查就知真假。 2014.10.20.

2014年9月11日星期四

胡治安:知名民主人士的中共党籍问题

知名民主人士的中共党籍问题
吴铭 发布于2014年9月11日 09:47
胡治安:《知名民主人士的中共党籍问题》,载《炎黄春秋》2011年第8期。

  “交叉党员”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领导党,而八个民主党派,叫做参政党、友党。而在民主党派中,有相当数量的成员,同时又是共产党党员,人们称这“两栖”党员为“交叉党员”。

  这种“交叉”现象的存在,原因是复杂的。首先是一些民主党派成立时,得到共产党的帮助,一些党员就参与其领导工作或成为其骨干。如民革中央的王昆仑、民盟的胡愈之、民进的周建人等,他们本身就是中国民主运动中的风云人物。他们在1949年后,纷纷要求公开中共党员的身份,离开民主党派,做自己想做的事,但都被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拒绝。另外,共产党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许多民主人士本来就是共产党的“同路人”。老一代民主人士,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认识了中国共产党,并与党并肩战斗,他们深深懂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很多人把入党当作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标。当然,也有人为寻求保险,躲避风浪而要求入党。

  两次入党高峰

  民主人士及著名科学家加入中国共产党,上世纪50年代后,有两次高峰:一次是1957年前后;一次是文革以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第一次高峰的背景,一是社会主义改造完成,理论上认为阶级关系变化、知识分子成了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要求入党;二是反右斗争的教训,民主人士、知识分子不管地位多高,必须有政治保护色。“共产党员”就是最好的保护色。三是共产党要积极建立自己的知识分子队伍,尽量吸收大知识分子进入党内。1957年化学家侯德榜、唐敖庆就入党了。侯德榜既是著名化学家,又是民族资本家代表——天津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总经理。他的入党影响意义很大,他还出任化学工业部副部长。随后地质学家、地质部长李四光,物理学家钱学森、周培源,数学家苏步青也几乎同时宣布入党。为配合“大跃进”的场面,把已有几十年党龄的秘密党员郭沫若、翦伯赞也公开党籍,各报热热闹闹地宣传这两位大知识分子“入党”了。共产党内有了一批大知识分子。这岂不是以事实批驳罗隆基说的“无产阶级的小知识分子领导资产阶级大知识分子”的理论吗?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亚洲周刊采访吾尔开希:投案者

转载自微信
投案者 2014-05-17
这是一个投案者的故事,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在这里写出他的全名。这篇报道所追求的,并不在于触碰禁忌,而是在于用全新的有别于香港同类报道的语态,去写一个纪念碑式的人,去理解他的选择与行为逻辑。我诚实记下他的痛苦,也不会刻意美化他话语与思想系统里,让我感觉仍然停留在当年学生时代的某种简单或者陈旧。

我从不怀疑自己在短时间内抓取细节的能力。这篇报道是应急之作,全部采访只有一个90分钟的越洋电话。

明天我将去台湾,这一次,我将真正与历史相会。我与我所供职的这本杂志,不会让你们失望。

刊于亚洲周刊 记者/谢梦遥 朱永潇


中国最著名的通缉犯之一吾尔开希,决定投案自首。他用了大约十天时间来筹备,计划周详,包括通过香港支联会找一位有影响力的律师陪同,提前3天(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在网上购买了在香港中转的机票,早早写好千余字的声明,登机前拍照并连同声明一同发布。
这个6*事件中在通缉令上排名第二的学生领袖,已经流亡了近25年。与许多民运人士不同,他从未经历过真正意义的囚犯生活,当年,他幸运地躲过子弹、警犬与关卡,抵达国境之外。最近15年,他在台湾生活。在11月25日,一个与6*事件毫无联系也找不到特殊意义的时间节点,他开始了新的行动。

目标是,监狱。

投案


事实上,从2009年起,他已经开始向中国政府投案。澳门、东京、华盛顿,在三座不同的城市,他做过同样的尝试。过程略有不同,但结果是一致的,他被澳门政府扣押一日之后遣返台湾,驻日本和美国的大使馆则不得其门而入。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

原文 http://weibo.com/p/1001603720302038265029 被和谐,故转载至此
2014年6月11日 15:43
  6月9日17时30分,意外地得到机缘会见浦志强,恰在等见之时,网上传出一些关于“会见”的说法,“所”里警官甚表不解,反复解说,“我们安排你单独会见”,其他人不可能仿行。会见室除有一位官员负责安全外,估计没有实施监控措施(如录像),交谈整整一小时未受到任何干扰。浦入室,似乎也感意外,坐定,两人隔窗互握致意。见他长发很湿,应是刚刚洗了头。

以下先归纳浦的谈话要点,加引号处,是原话。

 一、“几乎是天天提审,有时长达10小时,现在有些腿肿,估计与时间过长有关系”。老这么干,“身体会招架不住”。

 “所”里在看病服药上,“现在挺好”,用上了胰岛素,还送到航空总医院看过一次。

 “饮食条件与外面当然不一样,但我在克制。有时一餐只吃一个馒头。”

 二、提审的内容宽泛,“罪状”(这个词,出自我)涉及许多方面,他逐一讲了要点,但嘱我“现在不要对外讲”。

 陈述中,他说:我的日记、电脑都被抄走了,那上面的许多内容,很难都记得住,一时也讲不清,“等以后核对吧” 。

 三、在谈到某项涉嫌问题时,他说:“我估计这个问题会把振红牵扯进来”,说后等我答复。我说,“是的,牵扯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