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上海商住房高压,背后藏着却是十年前的一个错

原文在搜狐,已被和谐。未征得原作者同意,转发至此,以飨后来者。

最近上海对待商住房的态度是越来越高压,而且民间各种矛盾也日益突出,特别是和北京对于商住房的怀柔态度一对比后,就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近人情了。

简单的来说,上海对于商住房也就是很多人称之为酒店式公寓的房子是这样的态度:还没审批的重新审批,审批了的没销售的整改后才可以销售,销售了的还没入住的要求整改恢复,已经入住的不改就不能交易……

而且对部分开发商开启重金罚款的模式,所以几乎从每个角度来说都表达了两种意思:
1、对于商住房来说可以是零容忍,2、我们是来真的。

今天我并不想探讨太多这么做是对是错,我想要和大家聊的是这么一个话题:上海为什么对待商住房如此的高压?

这背后一定藏着某种原因。

这里大概藏着一个十年前的故事,十年前的一个伏笔在今天发生了蝴蝶效应,时间有点长故事也不短,希望大家可以给我点时间说下这个故事。

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十七年

开始是因为2000年左右犯的一个错误,或者也不能称之为错误吧,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上海一城九镇规划。


这个策略几乎影响了上海未来十年的房地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