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日星期日

鄂A0260W这个车牌号码上了热搜又被全网删贴的故事

#鄂A0260W 这个车牌号码上了热搜又被全网删贴,目前看到豆瓣、新浪、腾讯、网易等网站的相关新闻报道已经被删除,据说微博热搜曾上榜,但马上被人工干预撤下了热搜,可见中国的“评控系统”比“疾控系统”高效。




2020年1月5日星期日

颜纯钩: 与邱立本﹑江迅绝交书

原文來自: https://www.facebook.com/nganshunkau/posts/2752494404819336 未获得颜纯钩转载授权,先转发至此,推薦閱讀。

邱立本﹑江迅: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以香港警察为封面,誉无法无天的黑警为“2019年度风云人物,这件事做得太过份了,我已经无法说服自己再将你们视为朋友,如今就以这封公开信,与你们绝交。
  自中文《亚洲周刊》创刊以来,直至本世纪初,一直秉承海外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立场,鼓吹改革开放,批判独裁统治,声援大陆民运,推崇普世价值。我记得你们曾做过很多深入而大胆的报道,对推动中国前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发挥过正面作用。
  我们相识多年,在工作上有过很多合作,个人交往虽说不上非常密切,但也一直有共同语言。我曾有少量文章在你们的刊物发表,你们的书也曾经由天地图书出版,不管怎么说,总是有某种程度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因此长久以来,也一直以朋友相待。
  因为《亚洲周刊》承办书展的作家活动,我们也曾有过不少合作。有一年你们邀请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资中筠女士来书展演讲,但资先生并没有作品在香港出版,我听说后即与江迅商量,取得资先生授权,在书展前赶出一本她的文集。另一次,因为天地图书出版汪精卫的《双照楼诗词藁》,征得余英时教授写长序,我建议书展时请余先生来香港,江迅即到处张罗,准备提供两张来回美国香港的头等机票,此事后来虽因余先生不便终未成事,但当时的确感觉我们之间合作愉快。